由此可见,应对经济下行压力,最根本的做法是要激活国内市场。而2月20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释放扩内需信号也印证了这种趋势。不过,宏观政策放松要注意节奏和关键时点,更要把握好投放方向,必须聚焦城市治理整治、商业与街道繁荣、森林与绿化、生态与环保、养老与健康、医疗与医药、乡村振兴、教育与科技等领域,这将会发挥一系列的正外部性作用,比如着眼于长远效益、改善营商环境、做强市场配套、缓解社会发展问题。这样一来,就可以吸引更多的企业做市场投资,实现政府与市场在资源配置上都能发挥自己的比较优势,也能促进经济的健康发展。李锋

周鸿祎既不在乎股价下行和市值缩水,“股价永远谈不上低估或高估,企业家应该心知肚明,那都是比较虚幻的数字而已,并不代表公司真正的价值”;也不太在乎股价的高点,“当时我们刚退市回来,94%的股票都被锁定了,只有很少一点股票在流通,有的人可能通过炒作把股价炒得很高”。